<div id="lsisz"><noscript id="lsisz"><wbr id="lsisz"></wbr></noscript></div>
    <small id="lsisz"></small>
  • <tt id="lsisz"><u id="lsisz"></u></tt>

    <small id="lsisz"><menu id="lsisz"></menu></small>
    <mark id="lsisz"><ol id="lsisz"></ol></mark>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人生哲理 

    張大諾:人活著需要一個意義

    日期:2020-10-01   來源:勵志人物       舉報

      多年前,張大諾在黑龍江的腫瘤醫院報名參加了“癌癥晚期患者的心理關懷”項目,當了一名志愿者。

      

      醫院推薦的第一個病人是一個11歲的女孩。她得的肉瘤長在背上,每天只能趴在床上。張大諾剛去女孩家的時候有點手足無措,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。突然有一天,女孩跟他說:“大諾叔叔,我知道我要死了。”張大諾一驚,心里一陣難過。女孩接著說:“我現在有一個愿望,你能不能跟我爸爸媽媽說,別再因為我吵架了?哪怕我死了,我也希望他們別再吵了。”

      

      張大諾將女孩的話帶給她的父母,了解后也得知了爭吵的原因。他們家境不好,父親想拿著錢繼續給女兒治病,母親則只想帶女兒四處玩一玩,陪她度過最后的時光。張大諾發現,這3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很壓抑,每個人都活在痛苦之中,而自己可以從中傳遞消息。于是他經常出現在他們面前傳遞正常的情感,讓大家可以很放松地聊天。有一天黃昏,張大諾到女孩家里時看到了融洽的一幕:女孩趴在床上,母親在床邊為她按摩浮腫的腳,父親則坐在旁邊的一個凳子上,三口人有說有笑。

      張大諾:人活著需要一個意義

      幾天后的一個早晨,張大諾去花鳥魚蟲市場買了一只小烏龜,想給女孩送去,讓她高興一下。可沒想到,就在那天早上,女孩走了。那一瞬間,張大諾腦中一片空白。從女孩家離開踏上公交車的那一刻,張大諾突然冒出一個念頭:這么殘酷的事情你還繼續做嗎?在公交車上的40多分鐘,他腦海里浮現的全是自己在女孩家里的所見所聞。就在下車的那一刻,張大諾想通了:哪怕只能給那些不幸的人帶去片刻歡愉,我的存在也有價值。所以,我要繼續給更多癌癥晚期患者送去臨終關懷,并且爭取做得更好。

      

      一天,張大諾在腫瘤醫院里遇見了一件令人揪心的事情。有個中年癌癥患者表情平靜地對護士說要上衛生間,然后就自己推著輪椅進去了。對于這類患者,護士一直十分敏感,所以她等患者進去后貼著縫聽動靜。聽了好一會兒,她發現里面一點動靜也沒有,就趕緊敲門,門不開,她就踹門。踹開門之后,護士發現那名患者已經站在了窗臺上,準備往下跳。

      

      大家好說歹說,總算把這名患者拽了回來。有醫生跟張大諾說:“你能不能去看看他,開導一下?”張大諾毫不猶豫地答應了,來到這名患者的病房。此時,患者的情緒很不穩定,一句話也不說。張大諾有點尷尬,就和患者剛上大學的兒子交流。兒子傷感地說:“我爸認為他現在就像上刑,天天疼得要死不說,還花著我的學費、賣房子的錢,所以絕望透頂。他的想法是,反正早晚得死,為什么不自殺,讓全家人省心?”

      

      了解了這些之后,張大諾找到了合適的話題。他對那患者說:“既然您已經走過一次鬼門關了,我就實話實說。如果您真走了的話,您是一了百了了,但可能會換來一個惡果:您的孩子將來走向社會如果也遇到過不去的坎,那么他也有可能跳樓自殺。”患者一愣,然后轉過頭去看兒子,問道:“你會嗎?”兒子看著父親,說:“差不多。”張大諾接著說:“反過來講,如果您認了這個病,不管疼成什么樣您都認了,然后自然而然地走,那么您的兒子在將來無論遇到什么難關,他都會想起自己堅韌的父親,然后也學著您,咬緊牙關挺過難關。”患者又一次轉頭問兒子:“你真的會這樣嗎?”兒子拼命點頭:“是的,爸,如果您答應我現在不走,我就答應您,這輩子不管遇到什么坎,我都一定挺過去!”

      

      這之后,這名患者再也沒有產生過輕生的念頭。這給張大諾帶來了巨大的啟示:一個人活著,需要一個意義。而我,可以多去挖掘癌癥患者活著的意義,然后激勵他們在生命的最后時光里更好地活著。

      

      又一次,張大諾接到一個美國女孩打來的越洋電話,她說:“你能不能關懷關懷我的父親?他60多歲,患了癌癥,特別過不了一個坎:我為什么這么個歲數就要走?”張大諾于是給老人家打去電話,可對方基本不怎么搭理。張大諾隨后做了調研,發現老人家曾經歷過一次大災難。于是他再打去電話時以一個問話開頭:“我聽說您在20多歲時遭遇過一次大災,險些喪命?”老人家有了聊天的興趣:“是啊,當時我們很多人在一起,不過其他人都死了,就我還活著。”張大諾說:“咱現在能不能做這么一個想象:假設20多歲時您和其他人一樣已經去世了,那么從那時候算起到現在的三四十年,您活的每一天都是賺的。”老人家先是一愣,然后連聲說:“你說得對,說得對,之前我還去墓地看望那些遇難的人呢,現在我過的每一天,的確都是賺來的!”

      

      張大諾說,當志愿者不全是關懷、鼓勵患者,很多時候,患者也會傳遞正能量給自己。有一次,他遇到一個患癌癥的女醫生,她的心態特別好:“我是個醫生,看過太多的生死,所以我沒什么可痛苦的,不需要關懷。再說,該治的病人我都治了,我也把孩子養育成人了,這輩子該做的事我都做了,所以現在無怨無悔,走就走了吧!”張大諾說,從這名醫生身上,他切切實實感受到了一種從容。

      

      十多年間,張大諾陪伴了300多名身患絕癥的病人度過他們生命的最后時光。每次送走一人,他都覺得生命太殘酷。可過后,張大諾總是繼續前行,用心去關懷下一個對象。他說:“我不止一次問我自己:這么殘酷的事情你還繼續做嗎?可我內心里的那個回答總是那么堅定:你可以貢獻你的綿薄之力,為那些生命做最好的告別,讓他們的人生更有光芒。”

     

    相關
    閱讀
    欧美av大片